百人牛牛

                                                                  来源:百人牛牛
                                                                  发稿时间:2020-06-01 12:51:52

                                                                  “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1963年,在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中,马丁·路德·金自问自答:“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只要纽约有一个黑人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他同时强调:“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显然,“膝盖锁喉”导致弗洛伊德死亡的白人警察和在各地示威抗议中纵火、抢劫的黑人都会让马丁·路德·金大失所望。

                                                                  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信和自强

                                                                  美国佐治亚州现任州长是来自共和党的布赖恩·肯普,他2018年击败原本有望成为美国首位黑人女州长的民主党候选人艾布拉姆斯。肯普被民主党人指控压制选民、阻碍少数族裔选民登记,在那场选举中“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和记分员”。美国权益组织“新佐治亚”负责人恩瑟·尤福特女士近日在《纽约时报》撰文说:“令我心碎的是,经常有黑人女性问我,‘我们的选票还将被计算在内吗?’”这位非裔美国人认为,美国黑人在面临切实挑战时需要一个“全新剧本”,过去民主党长期对待黑人的态度好像是只要在选前使点劲就可以获得他们的支持,毕竟数据显示“每10个新黑人选民中就有8个为民主党投票”。她特别提到,尽管特朗普2016年仅在佐治亚州赢得21万张选票,但该州有90多万名有投票资格的黑人选民都待在家里,原因是“他们不相信为民主党候选人投票就意味着能拥有一位代表他们的总统”。

                                                                  据美联社报道,拜登当天与特拉华州一些非裔领袖举行了面对面讨论,随后还与美国亚特兰大、芝加哥、洛杉矶和圣保罗等大城市的市长们进行了线上会面。报道称,拜登在这次讨论中向后者表达了情感上的支持,并承诺将采取大胆的行动。市长们则表示正在努力应对当地的种族紧张局势,但他们因缺乏联邦政府的支持而感到沮丧。

                                                                  明尼阿波利斯市长雅各布·弗雷5月28日在回应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大规模骚乱时曾叹息,“美国黑人的悲愤已酝酿了400年”。他所指的400年历史是:1619年8月第一批、约20名黑人奴隶被英国“白狮”号船贩卖到康福特角。2019年,美国一些媒体发起活动纪念400年前人类的这一悲剧,并议论说:“不要忘记,美国今天繁荣的背后,曾被边缘化的黑奴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大西洋》月刊专职作家亚当·苏尔这样写道:“从奴隶制到医疗实验,从歧视性租售房屋到掠夺性贷款丑闻,美国黑人的历史向来与辛苦劳作相伴,而一个排挤他们的美国社会却一直从中受益。美国社会贫富悬殊,近半数美国黑人家庭的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

                                                                  【环球网报道】“仇恨只是隐藏了起来,但它不会消失。”继此前就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示威发表相关言论后,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当地时间6月1日再就该问题公开表态,他称自己如果当选,将在上任100天内解决“制度性种族主义”问题。

                                                                  改善黑人医疗状况,三次努力都无果而终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曾到美国孟菲斯参观“国家民权博物馆”,也就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汽车旅馆旧址。看过展览,记者的感受是,尽管在美国已生活20多年,但实际上对美国黑人数百年的磨难和抗争史还是知之甚少。一所美国高校非裔研究系的主任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美国人对黑人的历史了解也很有限。甚至在美国高等学术教育界,黑人也集体失声。他表示,教育是美国黑人感到最不公平的地方。1994年,美国一本引发争议的畅销书《钟形曲线》写道,非裔的平均智商低于其他人种,拖累了社会素质。事实真的如此吗?

                                                                  1870年美国男性黑人开始有投票权,种族隔离制度上世纪50年代被取消,每年1月的“马丁·路德·金日”成为美国联邦法定假日……不夸张地说,美国黑人风起云涌的平权斗争,极大的提高了包括亚裔在内的少数族裔的社会地位。平权运动以来,美国人心中默念“政治正确”,没人敢在公开场合对黑人说三道四。但黑人政治地位提高只是假象,他们的受教育水平、经济地位和高犯罪率一直是美国社会难以改变的棘手问题。在美国,再自由派的白人也懂得“不应搬到黑人聚集区住”,一些家长也不鼓励孩子和黑人成家。有些白人在公开场合不提种族问题,但私下里却敢“吐露心声”。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蔓延后,一些白人家庭开始检查枪支,清点弹药,有的直言是“为防止黑人暴乱”。有美国人说,黑人上街抗议是因为平时的政治诉求没有被倾听,但往往他们又在示威时难以控制情绪,制造暴力冲突。有美国人和《环球时报》记者提到,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灾害发生后,以黑人为主的新奥尔良市发生骚乱,最终小布什政府派出上千名警察赴灾区维持治安任务。

                                                                  长期积累的各种社会问题,黑人被贴上“家庭观念差、不重视教育、懒惰、高犯罪率”等标签。一些美国黑人也习惯将自身处境不佳的责任推给其他人,而很少反思,或没有意愿去做出改变。在美国,黑人家庭单亲率是70%。记者曾走进一家黑人社区的图书馆,原本供读者查阅资料和打印文件的机房变成了孩子们的网络游戏室。记者有几个当老师的美国朋友,提到难管理的黑人学生都显得很无奈,有的还为此辞了教职。有个未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女性曾和记者闲聊,听到有亚裔学生因太用功过劳死时居然笑着说:“这太傻了!”在美国职场有一个普遍现象,如果黑人职员是少数,就会和其他族裔一样,比较勤劳,也好管理。很显然,黑人真正要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强和自信。